2017年7月2日

緬甸,快要消失的紋面族


「我每年都會來緬甸一次,每次都會來十多天。」一位加洲伯伯對我說。「這裡是我去過最喜歡的國家。文風很純樸,物價也很便宜⋯⋯ 」在緬甸旅遊期間,我發現有不少人瘋狂地愛上緬甸,我也是其中一名。點解?因為緬甸的風景很美,但人更美。


【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緬甸多年來被軍人政權鎮國,直到這幾年才慢慢對外開放。那位加洲伯伯對我說,從前,遊客能到達的地方十分有限,只能以火車及飛機遊緬甸。在兌換貨幣時,他會到黑市市場進行交易,因為銀行都與軍方有聯繫,兌換率會比黑市差上很多很多。相對現在,我們能去的地方已經多了很多(雖然有不少地方需要事先申請才能進入,但遊客們近年已經可以有限度地乘坐當地的長途巴士及小輪進出更多地方)。雖然遊客們只能入住與軍方有聯繫的特定旅館(價格比當地人住的旅館至少貴上2倍) ,但在銀行的兌換率已經合理了很多。但無疑,因為緬甸之前的封閉,這裡的人才能保留他們最純樸的一面。

來到緬甸,我總會放任自己迷路去。踏著單車走進當地的小村莊,找一間街邊檔坐下。這裡的街邊檔總是灰塵撲撲,這裡的坐位總是很矮小,但這些街邊檔總是有厚厚的人情味。我們雖然言語不通,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卻勝千言。他們總會怕待慢我這個遊客,會問我要不要加湯,要不要加辣。我吃得笑逐顏開,她們都會回報一個滿足的笑容。有時候吃著吃著,會有一班小朋友慢慢地圍著你,他們有說有笑,我不明白他們說什麼,但當你要求和他們拍照時,他們總是有點害羞的散開一會,但之後又會看著鏡頭快樂地笑著。他們會很好奇你把他們拍成怎麼了,所以在拍照後,給他們看看你的相機屏幕吧。他們看完自己的照片後,總是笑得比之前更燦爛。


拍照,不是遊客的專利。緬甸人也會對遊客(的衣著)感到好奇,他們有時會拿起手提電話偷拍你,這感覺其實是幾有趣的。說起電話,大家不防在遊緬甸時走走它們的電話店,這裡其實還有不少人用著有天線的大哥大電話,據當地人說,他們現在開始用智能電話,是因為由中國引入了不少便宜的智能電話。

這裡的兒童每每見到遊客,總是會很開心的樣子。會向你揮手說 “Hello!”

「我們覺得有遊客光臨我們的村莊是一種光榮。」在途中認識的一個緬甸人這樣說。

在發展中國家,人民的純樸不是必然。還記得我在埃及旅行時,每每去到一個景點,小孩們就會走過來,但他們的眼神都很鋒利, 說著 “1 Dollar, 1 Dollar.”向你銷售著手上的明信片。當我不買他們的明信片時,他們有好一些都會面露不悅地離去。



但在緬甸的28天,緬甸人總是給我良好的體驗。在迷路時,當你問的士司機?問行人?問商店職員?就算他們不太明白你說什麼,但也不會立即逃跑。他們總是想幫你解決問題,有的會打電話給朋友,但更多時候,就是會有很多行人圍觀,用緬甸語談論一會後,就會有一個會英語的人教你如何去做。緬甸人很熱情,也很純樸。這就是為何我和這麼多人鐘情於緬甸的地方,而在緬甸的眾多城市中,我最愛的,可算是謬杭(Mrauk U)這個城市。



【有關謬杭】

謬杭位於緬甸的西邊,有「小蒲甘」之稱。謬杭和蒲甘一樣散落了很多很多的寺廟。但它又和蒲甘不一樣,因為謬杭的寺廟就在村莊後、農地前或住宅旁,而蒲甘寺廟的周邊卻是四野無人。因為政治因素,這裡沒有被政府大力發展,對外交通不方便,停電情況時有發生。但這裡的風景和人,卻是我見過最美的。踏著單車穿梭於不同村莊,你會發現他們活得很簡單。家內沒有什麼傢俱,也沒有浴室。在這裡,想和大家分享一個有關美麗有罪的故事。

【紋面女人的故事】
現代人因為覺得自己不夠美麗,所以要整容,使自己更吸引。

但是在古時,美麗是一種罪,她們把把自己弄醜, 以保存自己的性命及自由。這……正是在緬甸的一些小村莊發生的事。

中國古代有一種刑罰稱為黥面,意即在犯人臉上或額頭上刺字(如奴、婢、盜、賊)或圖案,再染上墨,作為受刑人的標誌。但在謬杭北面的小村莊(Chin Village)內,這裡的女士被紋面的原因與刑罰用的黥面意義截然不同。傳說, 因村內的女子美麗而聞名全國, 她們為免被皇帝看上及避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軍強姦,村莊長輩們下令在少女十一至十五歲時在她們的面部刺青,使他們缺乏吸引力。漸漸地,這個傳統在村莊內根深蒂固。村內的女生反而把紋面視為美麗、強悍的象徵。

聽導遊說,紋面時,她們會十分痛楚,因為紋面師會用錘子把染上墨水的針子打在少女的面上。避免她們因痛楚而移動,紋面前,她們會被毛氈包裹得死死的。而且因為痛楚聲過於淒厲,紋面過程都會在村外進行。紋面過後,大多數少女都會被嚇壞了,有些女生紋面後更因為面部腫脹,一個星期也無法睜開眼睛、不能說話。

然而,這個傳統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被正式取締。因為她們開始接觸外界,女生面部有紋身會被視為怪胎。為了下一代的著想,老人家們雖然為自己的紋身感到自豪,但現在她們不再幫少女紋面了。所以,這一代的紋面女生會是最後的一代,她們就像活化​​石一樣珍貴,她們的年齡已經有六十至八十歲了。


有時,某些習俗的終結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坦然,我對緬甸的發展感到憂心。聽說5年內,中國、緬甸、印度間會打做一條高速公路。到時,沒有國際連鎖店的緬甸會變得怎樣?路邊攤還能生存下去嗎?人民們還能保持現有的純樸嗎?

更多我的旅行故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