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2日

訪問From AIESEC-LC-HKBU


【文章引用自 AIESEC-LC-HKBU】
在芸芸眾多澳洲工作假期當中,羊毛與樹影之間,少數人走出了一條不同的路。有別於一般的農場或服務行業,Yoyo Wing選擇了街頭賣藝:「搖搖是一種很少人認識的運動。很多人不知道搖搖其實可以表演,有國際比賽。是一種運動,也是一門藝術。如果Working holiday 的目的是接觸當地文化,街頭賣藝就是最有效的方式,同時也可以讓他們認識搖搖。」他笑言。

工作假期並不是一個偶然的決定。年少時出走的熱情為還grant loan和高薪的利慾所消磨,驀然回首已年近三十,加上眼見中學時代的朋友辭去工作參加working holiday,出走的念頭再次萌生:「點解佢得,我唔得?」便毅然辭工,拋開香港的一切,隻身走到澳洲。「也算是,生命影響生命的一種。」


立即著手用半年至一年時間計劃,千算萬算卻誤算了澳洲的生活指數。剛抵埗第一天,發現一個麥當勞餐也要七十多港幣時,就決定第二天就要開始厚著面皮賣藝。「幸好第一個城市是Adelaide,是個友善的城市,途人會請我喝咖啡、為我打氣、更有將我一把抱起。也幸好我在香港也有表演搖搖和參加比賽,才沒有怯場。慶幸自己有一技之長,跟他們沒有利益上的互動,因為根本一開始表演的目的就不是為賺錢。」

在異地待了一年,第一個衝擊,就是語言上的隔閡。「以前以為金髮藍眼的人英文都好,但後來發現他們的母語都不是英文。跟他們用英語溝通,反倒是他們怯場。慢慢領悟到,如果放膽跟他們溝通,他們都會努力嘗試了解和回應。」漸漸和旅館的住客談天說地打成一片。有一次在農曆新年時跟各地住客每人準備一道菜,一起吃團年飯,又扮拜年和教他們說祝福語。是很有趣的經歷,也緩解了他的思鄉病呢。

說起旅行趣事,Yoyo不斷掛在口邊的,始終是旅途上遇上的人。「是以人為出發點,再加上搖搖的元素,便是我的旅行方式。透過互動了解他們的生活,也把自己的文化帶到他們生活當中。因著搖搖,有一次在台灣有幸被一個早餐店的老闆邀請我到他家couch surf(沙發流浪),是因為沒辦法走出台灣,於是決定邀請世界各地的人來,讓他了解整個世界,耳聞有如目見。」於是成為了他家第一位沙發客,教他家小孩玩搖搖,也因而了解到台灣的教育制度。「希望有一天,即使我離開這個世界,這個小孩也會繼續跟其他人說,曾經有位叔叔來我家住了幾天,他玩搖搖好厲害……」這也是,生命影響生命吧。

第二個衝擊,就是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身邊的朋友會佩服自己放棄一切四處旅行,走出香港才發現,比自己瘋狂的人,太多太多。原來我所謂的放棄並不特別,只是他們沒有寫BLOG,不愛分享自己,也沒有被傳媒採訪。「世界好大,玩法都好多。趁自己還年輕,趁家人還年輕,未有包袱的時候出走見識世界,是一個很不錯的決定。」

出走了,又回來了,有甚麼改變嗎?「以前的自己純粹想跑景點,想每一處地方都留有自己的痕跡,但現在只想慢活每個地方,享受每一個地方獨有的文化和一個人出走的時刻,和當地人聊天,不只認識旅遊書介紹的一面。每個人都故事都不一樣,一定有無窮無盡的話題。」

旅途上遇到的人,對Yoyo 來說,或許才是旅行的意義。他多番強調的,正是「生命影響生命」。當旅行失去焦點,跳脫的他,會是何等狀況?「在澳洲的那一年,當中有兩至三個月因為天氣差和車票關係,完全沒有賣藝,只是不斷玩,不斷跑景點,不停在各個城市作短暫停留。驀然發現很多地方的景點都很相似,所有地方都好像已經去過,突然有審美疲勞,覺得所有事都無意義。這也是很多長途旅人會遇到的問題。能撐下去,是因為還有未完成的事,就是到不同的城市賣藝,像帶著精靈球到不同的道場挑戰,因為每個城市的人都不一樣,很有挑戰的快感。就是這種源動力令我繼續旅程,順利渡過這種負面情緒。」

是這種積極和正面,還有清晰的目標,令他繼續旅程。話至此,Yoyo突然認真:「去旅行並不是逃避,因為最終也要回來。事情不會因為你出走而改變,除非你改變自己的心態和能力。先訂一個目標,多荒唐的目標也好,一步一步實踐。」即使面對家人的反對,只要目標清晰,讓家人了解清楚情況,便已經踏出了第一步。「珍惜家人給予的有限度自由,尊重他們對你的關心,在旅途中給他們寄明信片,讓他們了解你的現狀,不要讓他們太擔心,是身為子女的責任。至於父母,請學會欣賞子女對你的尊重,相信他們的能力。無論如何讓他們知道,家的大門永遠為他們而開。或者旅行過後,你會為他的能力和歷練而自豪呢。」

說到底,旅行的重心,也是建於「真誠」二字之上吧。


我的賣藝故事:

我的Facebook Page: HKYOYOWING - Play Yoyo Everywhere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