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2.24 當旅行變成生活,原來是件無趣的事。

為了達成坐畢貫通澳洲三大鐵路 – The Ghan, Indian PacificThe Overland 的目標,在完成Perth之旅後,我再次踏上了我的”Sub-mission”: 鐵路之旅。

可是因為我的半年期火車票(6 mths Rail Explorer Pass)及長途巴士票(Greyhound Flexi 10 day pass)兩個月後就會到期。所以那兩個月的行程變得十分之趕。

那兩個月的行程:
Perth > Adelaide > Coober Pady > Adelaide > Sydney > Canberra > Melbourne > Brisbane > Gold Coast > Sydney

我去了很多景點,沒有怎樣賣藝(因為那段時間總是下雨)
每天都是飲飲食食,跑景點。

突然,我感覺到迷茫。
很多景點看上去都大同小異, 食店的食物也沒有什麼衝擊。
Sydney, Melbourne, Brisbane
給我的感覺就只有無聊。

是因為走馬看花?
是因為下雨天影響了我的心情?
是因為Perth的時間和Soulmate們玩得太開心?
是因為我再次一個人?
是長時間旅行使我麻木了?

我不太肯定原因,但那兩個月的旅行算不上快樂。
雖然你會覺得我很奇怪,但我突然想工作起來。

回想起我一年的工作假期之旅,使我難忘的,不是安逸地遊景點的這兩個月。而是在和朋友在RenmarkFarmhouse冷到要死的日子,在Darwin 賣藝時汗流如雨的時間,在BrommePerth Roadtrip 時開了兩天車才看到的第一個小景點等等。

Sydney 沒有感動過我,Harbour Bridge?和平常的橋有什麼分別?

所以如果你問我,我想環遊世界嗎? 我真的暫時沒有這打算。

因為地方跑得多,不等同它們能成為我的回憶。

「工作假期」這名字起得真妙。

=======================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LikeShare
我的facebook group, 請大家多多支持 ~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